趙麗穎微博為何設置“半年可見”?完美主義者更難直視從前的自己

 時間:2019-07-12 08:24:57來源:網絡
伴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人們已經習慣在微信、微博上展示生活動態,分享觀點心情。而最近,微博又繼微信推出“半年可見”“三天可見”后,也增加了僅顯示最近半年的選項。著名演員趙麗穎因成為首個啟用“半年可見”的明星而受到關注,人們紛紛猜測其中的原因,引發了一輪微博話題小高潮。半年也好,三天也罷,排除明星們為了避免被“挖墳”,曝光“黑歷史”的因素,普通人也時常會選擇隱藏起曾經的動態,而不是毫無保留地展示在社交平臺上。我自己也遇到過,印象里一個朋友曾經發過某家很棒的餐館,那日恰好在附近,興致勃勃進朋友圈查看時,發現對方改成了僅三天可見,無奈對著空空的朋友圈嘆了口氣。對于朋友在社交平臺上添加的隱私設置,我們在剛發現時未免會感到沮喪或是不安,這就好像是一個往日無話不談的朋友突然要與我們劃清界限,為什么越來越多的人選擇部分開放社交平臺了呢?部分開放社交平臺的幾種原因在詢問了諸多將朋友圈設為半年或是三日可見的好友后,以下三位的回應可以算是非常有代表性的:A女:單純用朋友圈記錄日常,并不想被圍觀和評價。B女:我自己都接受不了曾經發的那些內容,太傻了,人都是會變的,曾經的想法和舉動我現在都無法理解。C男:朋友圈人多眼雜,感覺讓同事看到自己日常抽風的樣子很影響形象啊。不妨看看這三個答案對應著的三種心理活動,同時要知道這三類心理并不互相排斥,而是有可能同時存在:其一,保護隱私,防止個人信息被他人利用的謹慎心態。懷著謹慎的心態,對過去可能發布過的個人隱私信息的保護,因為這個原因而設置近期可見的人不算少。微博比微信出現時間更早,人們剛剛接觸社交網絡時,由于對網絡環境和安全的不熟悉,難免發表過一些帶有個人隱私信息的內容,比如住址、學校、家人朋友等,在注重信息安全的今天,很多內容都被意識到存在隱患。如果為此追溯到十年前,逐條刪除,實在費時費力,倒不如直接設置成半年內可見,簡單粗暴。再加上現在社交平臺的好友列表里,早就不再只有朋友甚至熟人了,停車場的大爺、常去的菜市場的攤販,各種提供線上銷售或是咨詢服務的人士都有可能以“好友”的身份存在于你的朋友圈中。如果沒有在一開始做好標簽、備注,那么想有針對性地進行分組或是整理都是十分費時費力的事情。在這種情況下,僅近期可見既保護了個人信息,又避免了特地刪除好友帶來的尷尬。其二,無法面對不夠“完美”的自我當我們翻閱自己過去發表的看法、日志時,有時會感到曾經的言行不可理喻或是擔心被他人誤讀。有來訪者就明確表示,自己根本無法直視大學時寫下的日記,認為里面充斥著無病呻吟以及“謎之自信”,很難接受那些文字是自己寫下的事實。其實伴隨著個人閱歷的不斷加深,我們對周遭事物的認知也逐漸清晰和體系化,這使得我們在一些事件的應對上越來越從容,并利用預判來規避糟糕的結果。另一方面,我們的價值觀體系也隨著閱歷與見識不斷被環境塑造著,因而現在的自己不贊同曾經的觀點是非常有可能發生,也應當被坦然接受的。然而有的時候,我們會陷入追求完美的怪圈:三天前的照片回頭再看覺得風景不夠美,動作太做作;轉發了一則新聞,可評論寫的沒有深度,顯得自己沒文化;曾經引以為豪,曬出來的一件心頭好,發現竟然有人有類似的,看上去似乎比自己的還好。“完美主義者表面上很自負,內心深處卻充滿了自卑。因為他們很少看到自己的優點,總是關注缺點,很少肯定自己,也很少肯定這個世界!边@是《病由心生》書中的關于完美主義的一個認識,揭示了完美主義者的關注點永遠是缺憾,從而往往會導致一種主觀上的受挫。而長期的受挫感很容易導致習得性無助,讓人失去希望和改變的動力。習得性無助很可能導致人們選擇逃避,從而使得個人抗拒做一些其他的事情,這就形成了一種恐懼和逃避機制,甚至影響到工作生活的節奏。因而,如果意識到自己過于追求完美,要求苛刻,應當學會放下包袱,降低過高的預期,把社交平臺單純作為個人生活記錄的空間,而不是打造個人品牌的舞臺。其三,擔心“人設崩塌”,被看到表里不一的部分“人設”是很流行的一種表述,其實就是人物設定的簡稱。最初是明星們為了吸引更多的關注,從而表現出來的一種形象特點。比如,觀眾們喜歡清純玉女的話,女明星們就紛紛表現自己清純、可愛、甜美的一面,而對于一些暫時沒有什么擅長領域的流量小花,則偏重打造努力、上進的形象,同樣可以吸引到關注。然而打造人設的弊端顯而易見,在移動互聯網時代,所謂“紙包不住火”,如果官方人設和自己的真實個性有很大的區別,那么距離“人設崩塌”就只是時間的問題。然而有趣的是,就算不是明星,我們也在有意無意間塑造著他人眼中的自己。曾有人總結說,微信因為存在大量非好友熟人,朋友圈里的內容可信度最低,卻更趨近于每個人希望別人看到的自己。而豆瓣由于著重與記錄書影音方面的瀏覽歷史與評論,則更能夠反映一個人的文藝修養。知乎作為問答平臺,被一些個人或是品牌看成是另類打造影響力的平臺,因而許多回復盡管動輒“謝邀”卻離不開空洞的表達。為什么我們要打造另一個“我”存在于社交網絡中呢?巧用暈輪效應讓自己更受歡迎暈輪效應最早是由美國著名心理學家愛德華·桑戴克于20世紀20年代提出的,是指人們對人的認知和判斷往往只從局部出發,擴散而得出整體印象,也即常常以偏概全。社交網絡的迅猛發展導致大量“點贊之交”出現,朋友間線下的互動越來越少,對彼此現狀的認識往往來自于對方發布的動態。如果想要給不熟悉的人們留下良好而深刻的印象,每一條動態都需要維持“高水準”和一致性,這樣不論對方是什么時候點進來的,都不致因為po主一時的“放飛自我”而懷疑此人精神分裂。“人設管理”——社會即舞臺曾任美國社會學協會主席的戈夫曼(Erving Goffman)認為:社會即舞臺,我們每個人都是這個舞臺上的演員,依照著固定的臺本,扮演著相應的角色。這就是著名的擬劇理論。后來,傳播學家梅羅維茨又在擬劇理論上進一步發展,提出了媒介情境論。媒介情境論認為,隨著電子媒介的發展,演員原先屬于后臺的私密行為逐漸被搬上前臺,這種帶有半表演性質的行為既不屬于前臺,亦不屬于后臺。因此,他創造了“中臺”這個詞來形容在媒介發展過程中誕生的新人設。人設也可以說是一種個人向外界展示的理想形象,可以說是一種人格面具。我們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以求獲得他人的喜愛,獲得自己所需要的利益。人格面具對于社會中的人來說也是必需的,它保證了我們能夠與人,甚至與那些我們并不喜歡的人和睦相處。也能夠幫助我們鞏固人際關系,達到生活和工作中的目的。但是任何事物都有其兩面,如果一個人過分地熱衷和沉湎于自己扮演的角色,把自己僅僅認同于自己扮演的角色,人格的其它方面就會受到排斥。我們要警惕受人格面具過度支配,導致逐漸與自己的天性相疏遠而生活在一種緊張的狀態中,因為在過分發達的人格面具和極不發達的人格其它部分之間,存在著尖銳的對立和沖突。畢竟,尋找真實的自己仍將是現代人永恒的話題。文/陳茜(燕園心理合作心理咨詢師)你的朋友圈/微博設置權限了嗎?你設置權限或者不設置的原因是什么?

 

篮彩竞彩